《隔离期间我拍了什么(一)》

2022 年初春,上海情况愈发严重。03 月 28 日,学校后勤出现阳性病例。03 月 30 日,我们被隔离起来了。

隔离初期,大家都以为只是短短的一周。没想到的是一个半月过去了,我们才刚刚有了自由活动的希望。

那个时候的大家也没有准备什么物资,我还是被封宿舍那天早上才去学校商店抢了一箱泡面。一开始还想着封一周买 12 桶泡面会不会太多,万万没想到那箱泡面竟成了我后来丰富物资的“硬通货”。

现在想想三月中旬那个时候,看到有人推荐隔离险。我想了想被封起来的概率也不大,所以就没有买 ​。不然的话,怕是还能有一笔额外的收入。

说起来刚被隔离的时候还是冬末初春,偶尔大家也还需要穿上羽绒服,而现在已经是穿短袖的季节了。

我们,可以说是几乎错过了整个春天。

以下照片均在我下楼做核酸期间或者学校允许去办公室后使用手机拍摄,并以此纪念这个印象深刻的春天。

《猫》(一)

《猫》(二)

《猫》(三)

《春》(一)

《春》(二)

《春》(三)

《春》(四)

《春》(五)

《春》(六)